上饒新聞 首頁> 時尚娛樂 > 快訊 > 正文

寧理 《無主之城》再演反派不敢低估觀眾

2019-08-16 09:01:26來 源:新華網      評論:0點擊:
  他是《無證之罪》中讓人毛骨悚然的殺手李豐田,他也是《無主之城》中讓人意想不到的幕后主使。
 
  他是演員寧理,上世紀90年代剛剛大學畢業時,曾擔任過多部話劇和影視劇的男主角,事業的上升期,“年少輕狂”的他卻選擇了出國求學,在美國體驗了各種不同的人生后,回到祖國,重新進入這個行業。
 
  他說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,只要能遇到好角色,他并不排斥總演反派。
 
 
 
  《無證之罪》后
 
  推掉了三十多個殺手角色
 
  寧理曾在網劇《無證之罪》中飾演殺手李豐田,當時給很多觀眾留下“毛骨悚然”的印象。也正是在《無證之罪》中的精彩表現,讓制片人在籌備《無主之城》時,再次想到了寧理。“當時制片人跟我說,有一個角色非常有挑戰性,因為合作過,我知道這個團隊的制作水平和品質。我就說沒問題,先看看劇本。”
 
  看到劇本的第一反應,寧理覺得很新鮮,因為在他的概念里,都是一些現實主義題材。“后來,我試著去剝離掉外表的東西,其實每一個角色都是一個活生生的人,有自己的個性和特點,所以我覺得還蠻有意思的。”
 
  劇中,寧理飾演的劉正毅最初是一個樂于助人、看似平庸的退休教師,而隨著劇情的發展,發現他才是所有事件的幕后策劃和主使者。原本在《無證之罪》中就飾演大反派的寧理,再次成為《無主之城》最大的反派角色,當記者問到他是否會擔心被貼上“反派”標簽時,寧理的回答很爽快:“這個我不擔心。對演員來說,一定要以角色為出發點。”
 
  寧理說其實拍完《無證之罪》后,他先后推掉了三十多個殺手的角色,“我還說呢,平時我這么一個溫柔善良的人,怎么現在一整全是演殺手呢。”他特感謝大家對自己的認可,反過來想想,也是很有成就感的。“我推掉這些殺手角色,并不是說我排斥這類角色,而是那些殺手都是非常概念化的,不像李豐田有角色特點,我覺得即便是反派,他也應該有自己的閃光點。”
 
 
 
  演《無主之城》
 
  造型曾拒絕日本動漫風
 
  寧理的父親是一位老派工程師,“他非常理想主義,也很認真,很簡單。最初我接到劉正毅這個角色的時候,就覺得他似曾相識,所以在定造型的時候,完全就是參照了我父親的穿著打扮。”
 
  比如劇中劉正毅穿的外套,還有里面的襯衫、褲子和鞋,是寧理拿著自己父親退休后出去旅游的照片對應著準備的。最開始劇組的服裝老師,給寧理搭配了一身,類似于日本動漫里面的老教授形象,都是長風衣什么的,寧理覺得不太對,“雖然我們有一點科幻,但是還是基于現實主義的,每一個人都應該是接地氣的。”
 
  寧理覺得劉正毅這個人擱在人群里,應該是一個不會被人注意到的老派知識分子,而不是一個注重外表穿著的科學家。“這個想法,后來也得到了導演的認可。”包括劇中角色所戴的帽子,也是寧理在開機前,特別跑了好多個二手店淘來的。
 
  除了造型,對人物性格的塑造寧理也有自己的想法,雖然劉正毅在劇中有一個從老實人到幕后黑手的轉變過程,但寧理覺得劉正毅自始至終性格是沒有變的。“只不過當大家慢慢發現,才會恍然大悟他的真正目的,包括到后面反轉的劇情,即便是他要表演出來的兇惡,我都是用一種依然謙和、溫婉的手法去表達的。”
 
  劉老師特殊道具
 
  總看的那本書大有來頭
 
  當寧理最初看《無主之城》的劇本時,他想到了自己之前看過的一本書,英國作家威廉·戈爾丁寫的《蒼蠅王》,《蒼蠅王》講述的一群孩子因為戰爭漂流到一座孤島上的故事。“雖然那本書的結局跟我們《無主之城》的結局正好相反,但在劇里,我讓劉正毅一直拿著這本書,很多細心的觀眾能發現我一直在看一本書,其實那本書就是《蒼蠅王》。”
 
  這本書是寧理為劉正毅設計的一個道具,它就像是他的精神支柱。寧理自己最喜歡的一場戲,就是劉正毅躺在酒店房間里,外邊是攻擊他們的蝙蝠,他看完一頁然后把書合上,放進一個塑料的密封袋里,戴上眼罩,用耳塞把耳朵堵上,很安穩地入睡了。
 
  “當時我跟導演說,能不能把我拍得越慈祥越好,就是這樣一個人他生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,他把他自己整個包裹起來,他不愿意真正地去看、去體會這個世界的改變。這段戲沒有臺詞,但是卻能表現出人物性格,我們當時這樣去拍了,不過最后沒有剪進去,應該是導演有自己的想法。”
 
  追劇習慣暴露年齡
 
  最近迷上彈幕
 
  《無主之城》的拍攝地在臺灣附近的一個小島上,那個島本身就比較原生態。寧理說,最初大家剛到島上時都非常興奮,因為景色很美,但是沒過幾天,就都崩潰了,“因為島就那么大,雖然大家像一家人一樣,外邊也沒有攻擊我們的蝙蝠和感染者,可到了拍攝后期,精神上也都到了崩潰的邊緣。”所以拍戲之余,寧理會找個二手自行車去環島,放松一下自己。
 
  寧理說自己屬于那種很容易投入進角色的演員,雖然在生活中還是要盡量保持本人的狀態,可還是會相互滲透,比如拍《無證之罪》剛殺青那會兒,他回家看父親,“我們聊著聊著天,我父親突然跟我說:你最近什么毛病,怎么老斜眼看人?所以有的時候可能我自己都沒感覺。”
 
  而說到追劇,寧理覺得自己的追劇習慣特別容易暴露年齡。“我們以前都是定點守在電視機前,所以現在也是這個習慣,一到8點我就特緊張,生怕自己晚5分鐘就錯過了,但其實什么都不會有影響。”他說自己之前不怎么看彈幕,覺得影響觀感,不過其他演員都建議他打開彈幕看看,“看到我一出來,就有好多網友說:李豐田出來了,他這次沒抽煙。還有的說,‘行了,別演了那個誰,劉正毅就是大boss’。”
 
  寧理說通過看彈幕,他覺得作為創作者一定要做到更加嚴謹,千萬不能低估觀眾。
 
  戲外人生
 
  上戲畢業后就當男一號
 
  寧理的父親是工程師,母親和姐姐是醫生,所以父母也希望他能以后做類似的工作。高中時,他學習成績不好,但覺得自己應該考一個大學,可又不喜歡那些專業。第一次高考失利后,一次偶然的機會,他得知原來還有專門學習表演的大學。“我從小就特喜歡帶著小朋友玩打仗的游戲,現在想想那都是一種扮演啊。”
 
  報考上海戲劇學院的時候,也曾有人打擊過他,“別人說:哎呀,你別考了,眼睛那么小,人家都濃眉大眼的,你這樣的怎么當演員?不過幸虧我沒聽他們的,還是去考了。”寧理說上了學才覺得后怕,因為才知道有很多上過多年專業課的人去報考,最后都落選了,自己算幸運的。
 
  大學畢業后,寧理被分配到了上海話劇藝術中心,“當時叫上海人民藝術劇院,我們劇院非常扶持新人。像很多新人到了新的單位都是先跑龍套,我是一去了就做主演。”不僅僅是在話劇舞臺,當年上海電影制片廠和上海電視臺的創作環境也非常寬松,給予的資源也很好,“朱旭老爺子,包括上影廠北影廠一些老戲骨,還為我對戲搭戲,我那個時候真的是春風得意。也正是因為那時候太順利了,所以想嘗試一下不一樣的人生。”1996年,寧理在事業發展最好的時候選擇了去美國深造。
 
  差點成了美國郵政職工
 
  在寧理心里,一直把去美國這件事歸結為“年少輕狂”,想要嘗試不同人生的他,也確實在美國做了很多職業,除了上學,他當做珠寶鑒定師、做過房地產,還去郵局打過短工。
 
  而這段打短工的經歷,讓寧理印象最深。美國郵局的正式職工圣誕節期間,大概要休一個月的假,這個時間就會找一批臨時工,“他們分揀郵件的形式和早年間我們的形式一樣,都是一個一個小格子,然后按照地區編碼分揀,再打包送出去。”寧理所在的郵局,打包信件的機器據說是上世紀50年代的,總壞,每次都需要找專業的技術人員檢修。一來二去,寧理也學會了如何修理,再壞,他就自己動手。當正式員工的假期結束后,所有臨時工就要被辭退。“主管突然找到我,跟我說他們希望我能成為正式員工。其實當下有一瞬間,我是有些動心的。因為郵局正式員工的待遇很好,能算得上是中產階級。”但也正是因為如此,讓寧理覺得仿佛已經看到了自己50歲時的生活,他捫心自問,拋下國內的一起,出來求學,難道就是為了這個?于是,果斷拒絕了對方。
 
  走到如今,早已知足
 
  寧理有很好的語言天賦,當初他在上海生活了幾個月就可以用上海話跟本地人交流。在美國,寧理也很快過了語言關,這讓他能更好地參演到一些劇團的話劇表演中。后來他還在美國拍了自己的獨立電影,經常跟著劇團在美國和英國等地演出,但越是如此,他越覺得自己是一個外鄉人,無法融入進當地的文化,2005年,他決定回國發展。
 
  回國后的寧理,首先要面對的就是失去之前一切的光環,從頭開始。他也曾掙扎過一段時間,但是國外的生活經歷讓他很快將自己的心態調整好。“我對自己的現狀很滿意,期待遇到更好的劇本和團隊,全身心地去投入,我覺得這個歲數,能夠做到這些就足夠了。”
 
  采寫/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
 
  人物攝影/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
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[www.aggu.icu]
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[www.aggu.icu]

相關閱讀:

上饒日報社簡介 | 關于我們 |    新聞熱線:0793-8224621 投稿:[email protected] 業務合作:0793-8224921 舉報電話:0793-8224621

上饒日報社 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.備案/許可證號:贛ICP備09014908號-1.

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22號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6120190001

大圣捕鱼手机版官方网
北京快三app下载 pk10走势规律公式 泳坛夺金河南近200期 内蒙古福彩3d开奖走势图 手机快乐十分购买 二人麻将 七星彩加减乘除法 云南时时简介 上海快3走势图1000 北京快三138496期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足球90分钟vs即时比分 快乐彩走势图 百宝彩湖北快3 哪里有天九牌游戏 内蒙古时时走势图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