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饒新聞 首頁> 時尚娛樂 > 快訊 > 正文

刺猬樂隊 這個夏天做了個心理療養

2019-08-16 09:01:05來 源:新華網      評論:0點擊:
  2019年夏天,因為一檔綜藝節目,這個成軍14年、在歌里唱著“人生絕不該永遠如此彷徨,它一定不僅是夢幻覺與暗月光”的樂隊,終于被日光和目光眷顧。刺猬樂隊的主唱兼吉他手子健、鼓手石璐和貝司手一帆,也過上了每天通告不停歇的日子。
 
  在已收官的《樂隊的夏天》中,刺猬樂隊獲得第三名。幸好,短時間內迅速獲得的關注,并未改變刺猬樂隊隨性自由的精神氣兒。當新京報記者在此前一場活動的后臺偶遇這三個搖滾明星時,上前發出了“有時間約個采訪”的邀約,而他們的經紀人在一旁看了眼手表,發現離刺猬上臺表演還有四十分鐘之后,爽朗一笑,“如果可以的話,不如就現在聊吧!”
 
 
 
  節目讓我們更加了解彼此
 
  很難說清楚,刺猬樂隊的靈魂人物究竟是三人中的誰——主唱子健毫無疑問是刺猬的音樂創作核心,也是混不吝少年氣質的締造者;“中國第一女鼓手”石璐是隊里最颯的北京姑娘,她欣賞子健的才華,卻也未曾妥協;一帆看起來永遠一副老好人的模樣,但是在石璐和子健相愛相殺的時候,最缺少不了的那個平衡者就是他。
 
  新京報:在參加《樂隊的夏天》之前,樂隊一度面臨低谷。參加節目之后,樂隊的精氣神兒以及成員之間的溝通和關系發生變化了嗎?
 
  子健:這個節目其實真的像一個軍訓,一是會讓大家做事更加理性,二是會接觸到優秀的團隊,當與這些人一起配合的時候,成員之間肯定也會更加團結。
 
  石璐:我覺得“樂夏”這節目特別像一個心理療養所,其實我們之間以前很少溝通,但是參加節目之后,基本上每一個環節都會被采訪提問,然后發現我們之間的默契程度,還有價值觀其實都是特別相符的,好像彼此之間更了解了。而且像以前什么“星星太陽”那種話,我不可能酸酸地跟子健說,只有在采訪里才有這個可能,他還挺意外的。(注:石璐曾形容子健“缺點如星星一樣多,但是優點就如太陽一般,只要一出現,星星就消失了”。)
 
  子健:(點頭)當時我就覺得,嗯我在姐心里有位置。
 
  一帆:其實有一句話說得好,叫打不垮你的,能讓你更加堅強。其實節目的一些賽制會讓我們在出新歌的時候,更了解要往什么方向去了。當然不是說為了迎合什么,就是格局好像會變得更大氣一些,不會像是以前特別拘泥于自我了。
 
  我們栽過跟頭,后面的人就不用栽了
 
  2014年,刺猬樂隊發行了專輯《幻象波普星》,“我們都公認那是一張好唱片,”石璐回想起當時做音樂的狀態,“以前我們受過Nirvana,New Order這些樂隊的影響,但是這張真的是我們跳脫出來這些影響的一個作品,但是好像就被埋沒了,也沒留傳下來。”
 
  到了籌備上張專輯《生之響往》的期間,石璐經歷了懷孕生子,成了單親媽媽,子健也向當時的公司提出辭職,暫停過音樂事業,飽嘗生活苦悶。參加《樂隊的夏天》,他們最開始只是希望把《生之響往》中的主打歌《火車駛向云外,夢安魂于九霄》留下來,但是憑借著獨有的矛盾感、真實感與一腔熱血,刺猬沒有懸念地把火車開進了年度五強。
 
  新京報:參加節目之后,你們對樂隊和搖滾樂的發展持什么態度?會比較樂觀嗎?
 
  石璐:這個節目算是為搖滾樂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吧。
 
  子健:我一開始就想,我們可能就是鋪路的人。比如說樂隊去國外巡演,可能去一撥兩撥三撥,到一百撥的時候,觀眾才會買單,但是前面的人都會在歷史上留下一些印記。
 
  一帆:其實也有人吐槽,說你搖滾樂上這么大一個平臺肯定又妥協了很多,其實我覺得這就是一個階段。比如現在上這個綜藝節目的所有樂隊,還有辦這些事的人,可能全都是為后來的人去鋪這個路,總得有一些人先去嘗試吧?搖滾樂的土壤可能之前很貧瘠,但現在大家知道有這個東西了,今后就有發展的可能性。我們之前栽過跟頭,可能后面的人就不用再栽了,對吧?或者后面大家可能會做一些新潮的音樂,那同步觀眾的審美層次也都慢慢在增長,所以大家就接得住你這東西了。
 
  今后,就踏實做自己!
 
  參加節目之后,刺猬樂隊的微博粉絲從3萬漲到了103萬,現在已經達到了109萬。一帆仍在原來的單位做軟件測試的工作,但已經成了同事間的大明星;石璐之前擔任著刺猬、Nova Heart、大波浪三個樂隊的鼓手,如今把大部分精力投放在了刺猬之中;子健辭去了原來的程序員工作之后,又推掉了兩個互聯網公司發出的程序員招聘邀約,他說自己雖然對編程有熱情,但是遇到一個好的產品太難。而對觀眾們津津樂道的“借石璐的錢買吉他”一事,子健痛快地表示:自己現在不僅還清了債務,還默默產生了一個實在的愿望——在北京買房。
 
  新京報:最近你們接到了許多合作邀約,工作累積到一定數量時會不會作出一個放慢的決定?能不能談談生活的變化以及今后的計劃?
 
  一帆:現在恨不得睡覺之前還想工作的事,反正就是感覺自己能睡一個完整的覺就挺高興。
 
  子健:已經都不想做了……比如拍那種時尚雜志,有專門的人幫你搭配衣服,這在我看來就不是搖滾樂該做的事。樂隊嘛,音樂是最重要的,而且搖滾史上最優秀的人都是引領時尚風潮,從唱片封面,到他們穿的衣服細節,都是自己有想法,而不應該去讓別人給你拿一件衣服穿上,這不對。我現在就不愿意干這事了,雖然不壞,但是不用老做。
 
  石璐:前幾天我們去一個互聯網公司做活動,一下車就好多員工來接車,我都驚了。也有遇見過拍車玻璃那種,其實我心里也挺矛盾的,因為也挺想跟他們說聲再見的,但是又特別怕把手伸進來會危險。至于今后,我們就踏踏實實做自己吧!計劃方面,今年11月到12月底應該會有米未組織的巡演,明年的話,計劃做五場以內演出,差不多每場兩三千人的規模。
 
  采寫/新京報記者 楊暢
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[www.aggu.icu]
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[www.aggu.icu]

相關閱讀:

上饒日報社簡介 | 關于我們 |    新聞熱線:0793-8224621 投稿:[email protected] 業務合作:0793-8224921 舉報電話:0793-8224621

上饒日報社 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.備案/許可證號:贛ICP備09014908號-1.

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22號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6120190001

大圣捕鱼手机版官方网
5选5走势图表近50期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 今晚七星奖 3d藏机诗藏机图 赛车pk拾开奖历史 澳门永利总站m 拉萨小姐上门服务价格 俄罗斯转盘 2017全国小姐资料zip 免费二八杠游戏 彩票收藏网 江西多乐彩开奖公告 3d和尾走势图 六令彩开奖号码 广东时时综合走势图 骑马与砍杀安卓中文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