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饒新聞 首頁> 時尚娛樂 > 快訊 > 正文

《花開時節》挖掘中國農民精神之美

2019-07-15 08:55:38來 源:新華網      評論:0點擊:
  “我的職業是中學英語老師,在劇中扮演了女主角,不會很多表演技巧,就是掏心掏肺地演出來。”回想起電視劇《花開時節》拍攝經歷,女一號扮演者孫萍麗笑著對記者說,5個月的拍攝過程中,她哭了無數次。
 
  與很多劇不同的是,該劇70%的角色由非專業演員扮演,卻邀請了國內一流的導演和拍攝、制作團隊。這部由河南省委宣傳部指導、河南廣播電視臺主導制作的電視劇《花開時節》目前正在央視八套黃金時間上映,因為其強烈的真實感,該劇剛一播出就在業內引起巨大反響。《花開時節》講述了蘭考一個90后副鄉長為了兌現去新疆采棉的諾言,帶著一群女摘棉工前往新疆摘棉花的故事。情節動人曲折,贊頌了農民誠實勞動,也深入挖掘農村之美。
 
  為什么起用非專業演員
 
  說到大膽起用非專業演員,制片人王是也頗為無奈。兩年前,他和導演陳勝利打算拍這部現實主義題材電視劇時,雖然得到不少業內人士鼓勵,可是真正愿意投資的卻寥寥無幾,很多資本方并不看好農村題材劇的盈利能力。
 
  王是和團隊一邊面試演員一邊籌集資金,最后只能籌到3000萬元左右。當時,邀請一些知名演員,一個人的片酬就要超過千萬元,劇組根本無力支付。另一方面,一些“知名”演員來試鏡,根本表演不出勞動的感覺,這讓陳勝利很是擔心。在糾結了很久后,王是和陳勝利兩個人一合計最終決定大膽起用非專業演員。
 
  面試前,女一號扮演者孫萍麗并沒有太當真,作為一名中學英語老師,喜愛表演但又從來沒拍過電視劇。聽說選角色,就報名試一試。在說戲過程中,孫萍麗竟不自覺地哭了,“我媽每年都去新疆采棉花,那幾天,我剛送母親上了去新疆采棉的火車,想象她勞動的場景,實在沒忍住就哭了。”這樣真實的她,卻讓陳勝利眼前一亮。在最終選定后,王是憋不住問陳勝利:“讓非專業演員做女一號,你有幾成把握?”陳勝利說:“我看行!”
 
  據了解,該劇有70%的演員都是非職業演員,有務工人員、報社編輯、兵團干部和網絡主播等,而所有演員的片酬加起來只占到總經費的20%左右,其中還包括大量群眾演員的片酬。
 
  非專業人士如何干到專業水準
 
  扮演副鄉長的90后男主角陳冠英是一名機關職工,以前只做過群眾演員,對他來說,“剛開始進入不了角色是最痛苦的事情”。在一場面對采棉女工發生沖突的戲時,盡管他沒有臺詞,可怎么也進入不了狀態,拍了幾條都沒過,就被導演一頓痛罵。這一罵,罵醒了他。
 
  有一種敬業叫作較真。拍戲前,他都會把第二天的劇本反復讀幾遍,還對著空氣練習,讓自己迅速進入狀態。有一次拍攝完之后,精神高度緊張,一放松下來,卻走不動路,扶著墻根,竟然吐了。“沒有其他辦法,只有感動了自己,表演才能感動觀眾。”他說。
 
  非專業人士如何干到專業水準?很多人都會這樣問王是,他坦言壓力很大但沒有捷徑——大家一起下笨功夫!去新疆拍攝,劇組提前十幾天就進場了,讓演員和普通采棉工人一樣,冒著太陽去摘棉花。一般的電視劇有三個月的拍攝周期,為了保證拍攝質量,他們花了5個多月。現場還安排了4個導演,這比很多劇組投入都大。
 
  “演員進入狀態慢,我們就一條一條地磨,完全按照專業標準執行。”王是說,僅是劇本寫作,從北京到河南,中間就換過好幾撥團隊,“很多人建議里面加上‘三角戀’,最終還是被否定了,一定要立足現實,不能靠‘狗血’劇情賺收視。”
 
  但這并不意味著《花開時節》缺乏矛盾沖突。故事一開頭引入了截然不同的兩種價值觀:以大妮為代表的誠實勞動的農民,以二妮為代表用各種方式博取出名的“網紅”。正是這些價值觀的碰撞,讓觀眾看到農民的質樸之美——誠實的勞動,農民在追求物質富裕的同時,也會遇到不屑和不理解,但是堅忍的性格,堅守著誠實的內核,這是真實的中國農民形象。
 
  挖掘怎樣的農民之美
 
  十幾年前,河南前往新疆摘棉花大軍一度達到了十幾萬人,也曾是蘭考實現脫貧的重要路徑之一。很多人印象中,摘棉花帶來了可觀收入背后,每一位摘棉花農民都會有一段心酸故事。“其實并不是!”在拍電視劇之前,導演和制片人趕赴新疆采訪了130余位摘棉農民,改變了他們的看法。
 
  “我也曾設想他們比較悲情。”很快,陳勝利有了新的發現,盡管摘棉花很苦,不過摘棉農民正在變化——從過去他們為了溫飽,到現在為了賺錢也為體驗不一樣的生活,大家挺樂觀的,甚至還有人帶著孩子來“接受教育”,培養他們的吃苦精神。
 
  “中國農民群體正在發生深刻變化,農民生活好了,但依然選擇艱苦的勞作。”王是認為,他們一到采棉季節依然習慣性地去新疆摘棉花。雖然不再指望拿到這份錢糊口,但是勞動慣性已經浸潤到農民的骨子里,還是不自覺地在堅守勤勞的品格。這是中國農民之美——用勞動追求美好生活。
 
  一朵小小的棉花背后反映了社會觀念的變遷與沖突。“我不想以怨婦訴苦的腔調講述她們的故事,也不想裝著滿懷悲憫可憐作假。她們不需要可憐,她們需要的是溫暖和尊重,生活雖然艱辛,但她們并不怨天尤人,干活吃飯不偷不騙,錢掙得干凈,人活得硬氣,為什么要別人可憐!”這是陳勝利認為中國農民的可愛之處。
 
  文藝評論家仲呈祥曾關掉手機連續三天看完此劇,他認為不應把《花開時節》只是當成一般描寫從蘭考到新疆去摘棉花的農村故事。這部戲借助了這個題材,深刻揭示了新時代農民是用誠實勞動開創美好生活,反映了中華民族、中國農民在精神上從站起來、富起來到強起來新的歷史進程中,不僅開了物質之花,更要盛開精神之花。文藝評論家陳先義說,這部劇與生活同步,表現行進中的生活,這才能引起老百姓的關注,真正起到文化化人作用。
 
  創作團隊在制作完電視劇后,曾經兩次奔赴蘭考縣給當地摘過棉花的農民播放這部電視劇,暗中觀察她們的反應。用陳勝利的話來說就是:人民戲,人民演,最后人民是裁判。這些摘棉女工們聚精會神地看著電視劇,跟著劇情哭著笑著,最后說:“這部戲真心演農民生活,演到了心里。”
 
   (本報記者 章正 王勝昔)
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[www.aggu.icu]
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[www.aggu.icu]

相關閱讀:

上饒日報社簡介 | 關于我們 |    新聞熱線:0793-8224621 投稿:[email protected] 業務合作:0793-8224921 舉報電話:0793-8224621

上饒日報社 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.備案/許可證號:贛ICP備09014908號-1.

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22號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6120190001

大圣捕鱼手机版官方网
通比牛牛手机版安卓 重庆时时彩新一代计划 体彩软件 北京pk赛车人工计划 极速快三开挂软件 河北时时网 时时彩一码选号方法 中国波兰 前三组选包胆 玩龙虎的个人经验 恒发彩票奖金不让提现 欢乐生肖综合走势图 上海时时开奖走时图 北单上单下双玩法 龙虎输五赢六什么意思 后二杀号技巧和规律